病理“法官” 揪出晚期“恶黑”

出自:2017年第9期《特色专科》

陈伶俐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侯英勇 教授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

    

陈女士的烦恼
陈女士最近有点烦心。她今年49岁,身体一直很健康,几个月前体检时被发现肝、脾多发肿块,被诊断为脾脏血管肉瘤伴肝转移可能。
临床医生为陈女士进行了肝肿块穿刺活检术,将长0.5厘米、直径0.2厘米的小组织条送到了病理科。经过核对、编号、取材、脱水、浸蜡、透明等步骤,技术员将组织包埋,随后切片、烤片、染片、封片、贴标签,整个过程约24小时。因组织太小、诊断困难,我们启动科内疑难病例讨论流程。诊断医生各抒己见,最终我们请患者到病理科来,询问病史,与之进一步沟通。

Tips:病理科的“任务”
病理科医生的“任务”是明确病理诊断,提供可能的病因学证据或线索、预后因素。大部分病例可以通过常规HE切片得……

[我想看全文]


    版权声明:未经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将大众医学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;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医学网站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须取得《大众医学》编辑部书面授权,请致信 popularmedicine@sstp.cn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