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宫“塌”了,“修”还是“拆”

出自:2018年第7期《红颜》

戴志远(主任医师) 丁慧 同济大学附属第一妇婴保健院妇科

    生活实例
王女士今年45岁,3年前因乳腺癌接受根治术,术后进行药物去势治疗。早在10年前,王女士就发现外阴有肿物脱出,劳累或运动后脱出明显,夜间休息后能自行回纳。因症状逐渐加重,1年前,王女士到医院就诊,被诊断为子宫脱垂III度。考虑到她有乳腺癌病史,医生为她进行了“腹腔镜下全子宫+双附件切除术+阴道残端悬吊术(骶骨固定术)”。术后半年,王女士恢复了正常性生活;术后随访1年,未发生网片暴露、侵蚀及感染现象。
刘女士今年50岁,处于围绝经期,自觉阴道有脱出物12年,加重2年,夜间休息后仅能部分回纳,阴道脱出物擦拭时有血迹。8个月前,她去医院就诊,医生为她诊断为“子宫脱垂Ⅳ度”。因刘女士不愿意切除子宫,所以医生为她进行……


    版权声明:未经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将大众医学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;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医学网站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须取得《大众医学》编辑部书面授权,请致信 popularmedicine@sstp.cn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