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癌中之王--肝癌开刀

出自:2001年第12期《院士视角》

    在中国,只要谈及肝癌手术的历程,“吴孟超”这个名字是怎么也绕不开的。在他长达50余年的医生生涯中,有45个春秋是在肝脏外科辛勤耕耘中度过的。这45年,正是我国肝脏外科事业从无到有、走向辉煌的45年。今天,他仍然活跃在临床、科研第一线。
在接受《大众医学》杂志采访时,吴孟超院士和记者畅谈这一切,并回忆起四五十年前向《大众医学》杂志投稿的点点滴滴……

访中国科学院院士、 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
本刊顾问委员会委员 吴孟超教授

本刊记者 刘 实
刘庚妹
作为人体最大器官之一,肝脏有着“人体化工厂”之称。医学科学发展到今天,人工肾、人工肺、人工心一一问世,却还没有产生能够完全代替肝脏功能的高科技产品。肝的功能毕竟太复杂了。当恶性肿瘤生长于肝脏中,其凶险程度可想而知。
全世界每年死于肝癌的人数超过25万。我国是肝癌高发区,每年有10万人死于此病。因而,肝癌在中国又被称作“癌中之王”。
手术切除,是治疗癌症的主要方法之一。肝癌自然也不例外。

老师一席话,将他引进门
1956年,大学毕业的吴孟超,在普通外科做了七年住院医生后升为主治医师。他面临未来方向的定位。
“当今世界上肝脏外科是薄弱环节,我国在这方面还是空白,偏偏中国又是肝脏疾病的高发区。如果你有决心,可朝这个方向发展。”说这话的是吴孟超十分佩服敬重的老师、中国科学院院士裘法祖教授(裘老是《大众医学》杂志的创办人之一)。
吴孟超一头扎进图书馆,开始找寻有关肝脏外科的书籍。在几乎翻遍了所有的藏书目录后,他终于找到了一本英文版的《肝脏外科入门》。吴孟超如获至宝,如饥似渴地读起来。在裘教授的鼓励下,他与一位同志合作,准备用最快的速度翻成中文。
40多天后,大功告成:一串串英文变成了一排排汉字。经裘教授推荐,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于1958年出版了《肝脏外科入门》中文版,这是我国出版的第一部有关肝脏外科方面的书。
师傅领进门,修行靠自己。从此,吴孟超的事业与我国肝脏外科紧密联系在一起。

不断超越 硕果累累
1958年,吴孟超与另外两名年轻军医组成“三人攻关小组”,拉开了向肝脏外科进军的序幕。
千里之行始于足下。要想成为出色的肝脏外科“一把刀”,首先必须对肝脏的解剖构造了如指掌。没有现存的、可供参考的详细图解,怎么办?攻关小组开始对制作肝脏腐蚀标本进行探索。1959年4月,中国第一具能满足临床科研需要的肝脏腐蚀标本在他们手中诞生!在随后制作的近百个标本中,吴孟超从看似纷杂缠绕的无序状态中找到了肝脏血管的分布规律,并据此提出至今仍在沿用的中国人肝脏解剖经典理论——“五叶四段”理论,为我国肝脏外科奠定了重要的解剖学基础。
1960年3月1日,已经掌握了进入肝脏禁区“密码”的吴孟超,主刀完成了长海医院第一例成功的肝癌切除术。中国肝脏外科终于冲破禁区,实现了零的突破。
打破禁区后,吴孟超又创造了“肝门间歇阻断切肝法”,缩短了手术时间,减少出血量,提高了手术成功率;1962年,完成了“肝叶切除术后代谢改变的研究”课题,降低了并发症,提高了手术疗效;1963年夏,又成功地为一患者实施了肝中叶切除术,这是对“禁区中的禁区”的突破,这一重大飞跃标志着中国肝脏外科已跻身世界先进行列。
作为中国的“癌中之王”,肝癌与其他恶性肿瘤不同:它在我国特别高发,而在西方发达国家,该病的发病率却很低,相对来讲研究不多,可供借鉴的经验就更少。经过45年的努力奋斗,始于上世纪50年代中期的我国肝脏外科,终于在原发性肝癌的临床诊疗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,形成了具有我国特色的、在国际相关领域处于先进水平的肝癌外科理论。
从1960年3月主刀肝脏手术至今,吴孟超及其团队共施行肝癌手术近8000例。截至1998年的统计数据,其肝癌手术成功率达98.5%,术后五年存活率从20世纪70年代的16%上升至20世纪90年代的36.1%。其中,直径小于5厘米的肝癌,术后五年生存率已达79%;而直径小于3厘米的肝癌,术后五年存活率则超过85%。肝癌切除总例数、切除率、手术成功率及生存率等重要指标均处于国际领先水平。

综合治疗 攻克肝癌
年近八旬的吴孟超院士,至今仍然活跃在手术台上。就在接受记者采访的那一天上午,他还为一个大肝癌患者施行了切除术。他创下的好几个“世界之最”,如切除重达18千克的肝肿瘤、为年仅四个多月的婴儿切除重达600克的肝癌等。这些记录至今还没有被打破。在医学界,他有着“神刀”的美誉。
吴孟超不仅仅是一名医疗技术超群、手术做得炉火纯青的外科专家,更是一位有着战略家眼光的医学科学家。他始终认为,要最终攻克肝癌这个顽症,必须靠临床与基础研究相结合。因此,他所领导的东方肝胆外科医院从创办之初,就按照临床与科研相结合、医教研为一体的崭新模式,实现在治疗病人的过程中发现问题、通过科学研究解决问题。近几年,医院先后建立了中德合作生物信号转导研究中心、中美合作肿瘤免疫和基因治疗中心等四个国际合作研究中心,为全面攻克“癌中之王”储备力量。
吴孟超院士说,在治疗上,中医比较强调整体,而西医偏于局部。具体到肝癌的治疗,外科医生切除肿瘤是局部治疗,但未来的治疗应走综合之路。他强调,在不断发展局部治疗如微创外科的同时,要进一步认识肝癌发生、发展及其机制,识别肝癌的特异性抗原和基因,及时捕捉肝癌早期病变,以期早发现、早诊断、早治疗。
据了解,20世纪90年代以来,我国原发性肝癌在原有基础上竟上升了41%。这一方面与现代诊断技术先进、检出率提高有关,另一方面,也说明我国肝癌高发的趋势仍在继续。吴孟超对此十分担心。他认为,国家及政府应加大“治水、防霉、防肝炎”的力度,老百姓要提高健康意识,注意个人卫生。
与肝癌的较量,仍在继续。吴孟超院士预测,肝癌的综合治疗在未来30~50年会有所突破。


    版权声明:未经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将大众医学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;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医学网站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须取得《大众医学》编辑部书面授权,请致信 popularmedicine@sstp.cn。